当前位置:中新网云南频道 > 正文
金沙江畔六十年种柳终成林
来源:中国青年报 编辑:赵晏尼 2018年07月24日 11:26

  防风固沙渐显经济效益

  金沙江畔六十年种柳终成林

  浩荡的金沙江由北向南,经过云南省玉龙纳西族自治县石鼓镇,突然来了个大拐弯,调头向东流去,形成“万里长江第一湾”。守护两岸的,是成片的柳林。

  这片柳林覆盖金沙江流经的石鼓、巨甸、龙蟠等多个乡镇,沿线约350万株,郁郁葱葱,碧绿如带。

  每天清晨,77岁的石鼓镇石鼓村村民和泽周都会来江边柳林散步。作为金沙江畔第一代种柳人,60年来,和泽周见证了金沙江柳林从无到有、由小到大的过程。

  沿江而居的纳西族村民,向来爱树,离不开树,以往都是在自家庭院种植观赏性花木。

  在和泽周的记忆里,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起,村民们开始在江边垒起江堤,种植柳树。

  那时,种柳只有最朴素的愿望——“保肚子”,柳树易于栽种、成活率高、长势快,可以抵御洪水、防风固土、保护农田。

  山高江阔,“长江第一湾”一带,素来江风凛冽。和泽周记得,早先,柳树还未成林,江风一吹,漫天的江沙扑面,直钻耳鼻,岸边的田里,油菜倒了,苞谷倒了;到了洪水季,奔腾的江水夹杂着泥沙,到了“第一湾”肆意冲撞,新种的柳苗很容易被冲走,背后,良田告急。

  金沙江畔的村民们没有屈服。当地政府每年拨款买苗,发放给村民种。包产到户后,村民们就自发去临近的江岸种柳,如同打理自家田院,种柳成为当地最自然不过的事情。

  “柳树成林,要靠大家的力量。”种了一辈子柳树的和泽周对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说,种柳光靠一个人、一小段时间是成不了“气候”的,也离不开党和政府的支持。

  当代种柳的青年代表、石鼓镇林工站站长和朝明皮肤黝黑,穿着一身迷彩外套和一双沾满沙土的迷彩鞋——这是他种柳时的服装标配。

  2012年至今,他带着自己的团队,已经在金沙江畔种下了7.5万多株柳树。

  每隔几天,和朝明都会来柳林查勘。岸边,原先的荒滩黄沙被一株株生命力顽强的柳树牢牢抓在根上,翻开一丛绿草,还能摸到沙土的粗粝质感。

  他走到一棵长势不佳的柳树前,短暂的一番“望闻问切”后,就能清楚地知道“病因”所在。“这样的柳树因为没有掐尖,所以长得不好。”他伸手比画了一个位置,“如果从这里截掉上面,就可以重新长好”。

  2014年,玉龙县林业局在石鼓镇组建了一支20人的专业扑火队。和朝明带着这个团队,冬季防火、开春种树,形成了一条长约两公里,宽二三十米的柳林。

  天然林禁伐后,为防沙固土,石鼓镇在丽江市政府扶持下,在金沙江新华村流域栽种了350亩柳林。这些年,不断有党员干部、当地群众、学生,加入到种柳队伍中。

  也有一些柳苗抵不住江水上涨被冲走。但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种。聚沙成塔,周而复始,“金沙江柳林”的面积一点点扩大。

  种柳防风固沙,金沙江畔的农民“开了先河”。早在1988年,有专家学者来丽江考察,看到和朝明的父辈种植的一片片柳林,曾这样感叹:“我们才想到的事情,金沙江边农民已干了几十年。”

  经过几代人的义务植树造林,玉龙县金沙江畔昔日的荒滩装上了“绿帘”,形成了“杨柳两行绿,水天一色清”的金沙江柳林别样风景。

  和泽周没有想到的是,早先只是用来保卫家园的柳林,如今还带来了经济效益。随着近两年石鼓镇发展休闲观光旅游,“第一湾”沿线的绿色柳林岸,成为新的景点,越来越多的游客过来观光游玩。和泽周家里开了饭馆,生意越来越好。村民们种的土特产,在家门口就能卖个好价钱。

  阳光最盛的正午,石鼓村村民王忠何带着一双儿女,与游客一起在江畔散步。走在新建的景观道上,茂密的柳树林为他们投下一路的阴凉。

  “有绿水青山,才有金山银山。”王忠何自家的田地就在不远处的柳林后,他同和朝明一样,从小就跟着父母一起种柳。如今,无论是政府组织,还是谁家种植柳树,他都会加入其中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李翀 记者 朱娟娟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关于我们  |  About us  |  联系方式  |  法律声明  |  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