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中新网云南频道 > 正文
杨磊创业史大揭秘,哈罗是他下一个包装资本吗?
来源:山西新闻网 编辑:赵晏尼 2018年09月19日 16:02

  9月17日哈罗单车高调宣布品牌升级,要将“哈罗单车”品牌升级为“哈啰出行”。 最近这半年来,哈罗单车屡屡扬言要“三国鼎立”、“弯道超车”,然而这背后却是一个又一个不攻自破的数据谎言。这次哈罗的“升级”,到目前为止,似乎仍然和以往一样,还只停留在“嘴上功夫”。 有人说哈罗继承了其CEO杨磊的一贯秉性。这一次杨磊凭一封内部信就想让哈罗升级,资本会为他买单吗?

  哈罗的“异军突起”

  “站在风口,猪都能飞上天”,这句话出自雷军之口,十分恰当的诠释了当下泥沙俱下、鱼目混珠的互联网行业现状。

  2015年,共享单车模式兴起,被认为是又一个互联网风口。一时间,大量资本涌入,进入的玩家也越来越多。但是随着资本热潮的退去,2017年,共享单车也迎来了它的倒闭潮,就像曾经的千团大战、打车软件混战一样,互联网垂直赛道只容得下前两名仿佛早已成为了行业的一种“隐形规律”。到2017下半年,ofo摩拜抢占了95%的市场份额,再次印证了互联网行业的“寡头效应”。

  然而2017年12月,一直默默无闻的哈罗单车“突然发力”,接连宣布两轮融资。随后的哈罗就像开了挂一样,势不可挡,先是要与ofo摩拜双巨头三分天下,而后更是接连传出超越前两者,要成为行业第一。屡屡夸下海口的哈罗风头甚至盖过了一直稳坐头两把交椅的的ofo和摩拜。这个野鸡变凤凰的故事是怎样诞生的?

  值得玩味的哈罗数据

  “哈罗与ofo、摩拜三国鼎立”、“哈罗实现弯道超车”……所有的言论都源于哈罗对外公布的几次数据。

  今年3月份,哈罗对外公布日订单超过2000万。半年前订单量还只有几百万,还在和酷奇小蓝苦争第三位置的二线玩家,突然间交出了和老大哥们可以一较高下的成绩单,自然引起了多方关注,然而一经公布,这一数据的真实立马遭到了诸多质疑:根据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在3月发布的数据显示,当月下载哈罗单车的用户数为416.58万,日活用户97.37万,按此计算2000万日订单需要每人每天用车20次才能达到。从实际的使用情况来看,即使在使用频率最高的地区,也无法做到。甚至有投资人直接发朋友圈怼哈罗:“QuestMobile最新3月数据显示,哈罗单车实际使用次数只有416万。”

  此前哈罗单车COO韩美曾对外宣称,哈罗单车在很多城市已经实现了盈利,这一说法也遭到众多质疑。在哈罗重点布局的三四线城市,共享单车的使用率也较低,单车收益率、用户的附加价值也没那么大,而损坏率也比一二线城市更差。而且在很多二线城市,哈罗单车的用户与摩拜和ofo的重合率也很高,用户在拥有多种选择的情况下,仍然会倾向于选择市场占有率更大的单车。因此,哈罗的实际运营情况以及财务状况,只会比摩拜更差,而不会更好。要谈盈利,难以让人信服。

  更离谱的是今年5月,网上兴起了“哈罗日订单量经超过ofo和摩拜之和”的说法。然而第三方数据却显示当月,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月活量、使用量,哈罗都远远落后摩拜,很多数据甚至只是摩拜的一个零头。

  上梁不正下梁歪?

  哈罗高调公布的数据屡屡遭到打脸,却至今仍在乐此不疲的自吹自擂,个中原因,也许通过追溯其ceo的创业经历,可以窥得一二。

  杨磊,出生于1988年,在对外公开的自我介绍中,杨磊将自己包装为成功的连续创业者:“历经3次创业,他主导的第一家公司,以亿计美金出售;第二家,他是联合创始人,该公司而今在业界依然红火;他所执掌的第3家公司是爱代驾;而后创业做车钥匙、哈罗单车。”

  杨磊所谓的成功经历,是在成立哈罗单车之前的几次跟风创业经历,涉及笔记本修理、电脑配件销售、代驾、停车等领域,借着互联网的东风,确实给杨磊带来了一些名利,但最终却全部以失败告终。

  第一次创业:宣传注水伊始

  据称,杨磊的第一次创业始于他的大学时代,他在大一暑假和帮工时认识的一位生意人合伙筹资10万元,成立“必达电子科技”主营计算机销售和组装,“他出7万,我出3万”。

  在杨磊2010年的博客记述中,他坦诚其公司运营五年面临的多方困境。根据博客记录“目前我们3年内做到年营业额1000-800万利润有400-520万,这个数字也要很大的努力。”

  即便博客中所言属实,每年100多万毛利,这也只是杨磊打工的类似于百脑汇档口的小店的实际规模,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,杨磊却对外声称“公司最多的时候有400多人,年营业额5000万美金,最终以上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某上市公司。”这中间的差距,不是一星半点。

  第二次创业:无照经营被叫停

  2010年9月,杨磊注意到出行成为新的风口,先后在上海成立“币达代驾”和“爱代驾”。后者因为没有按时返还司机的押金和佣金,遭到大量投诉,并被媒体曝光。如果以爱代驾宣传的一年内增加到20万名司机,其收取的押金超过4亿。

  在深圳,电视新闻曝光爱代驾种种不正规操作,以及将责任全部推卸给司机和乘客的行为。由于其不正规、不诚信、资金链断裂有倒闭风险,深证市工商部门以无照经营为由对其进行叫停。

  2015年7月,行将倒闭的爱代驾被李斌旗下的易车网出资占股24%,成为其最大股东。李斌投资的同时,杨磊被出局,不得不在各方投资人和用户的不满中辞去CEO职务。

  但爱代驾并未起死回生,时至今日,代驾市场已被滴滴代驾把控,没有人再记得这家公司。这就是杨磊口中“依然红火”的第二次创业

  第三次创业:短命项目,成立不久便退出

  2015年2月,杨磊开始攒局追逐刚刚兴起的智慧停车风口,注册公司“上海静遥”做“车钥匙APP”, 一键呼叫专人泊车、还车,同时对停车场资源进行整合和管理。然而这个项目几乎没有实质性的进展。

  2016年9月,杨磊带着团队从车钥匙中“抽离”,共享单车成为新的风口,杨磊终于成立了哈罗单车。

  他不断在风口之中辗转腾挪,每次的失败却不妨碍他将自己精心包装成明星创业者的身份。

  一次次的谎言包装起来的杨磊和他的哈罗,不知道还能走多远。

关于我们  |  About us  |  联系方式  |  法律声明  |  留言反馈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